前言

 

本翻譯文為個人翻譯,非貼文、若需要轉載請告知一聲、請勿無斷轉載,謝謝。

 

PAL【朋友】

 

對於年輕時期所交的朋友會有特別的感情呢。一直到20歲之前在一起的鄉下的朋友、我覺得很重要。所以、1年我至少會回故鄉1次、然後一定要跟他們見面。因此、回去鄉下的理由、這個是最主要的呢。雖然跟父母還有親戚的緣份無法切斷、然而要是跟朋友太久沒有聯絡的話、甚至連他住在哪裡、都會不知道了。

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……跟成年之後才認識的朋友之間、總覺得不一樣呢。是否是因為當時、沒有任何顧慮的在交往的關係呢? 

共同渡過青春、就像是從還天真無邪遊玩的時期開始交往的朋友一樣的存在、我覺得已經不可能再有了。雖然現在大家都各自都從事不同的職業、也已經沒有任何的共同點、只不過從前、一起玩樂這樣子而己。但是、那樣子就很重要了吧。

那時候的記憶、對我的創作活動影響很大、我想無論是對任何人來說、那個時期都是很特別的吧。

舉例來說、有同學會這種活動不是嗎?那個也是、跟青春時代就一起渡過的人們、跟那些人再次相會為目的才成立的、所以跟那些在成年之後才認識的人們、就算想要舉辦20年的同學會這樣的活動、也是非常難得的呢。但是、跟學生時代認識的同學們的話、就好像有集合的意義存在一般。總覺得、很特別呢、年輕時期的同伴這樣子的存在。

現在也是還有其他的朋友在。雖然跟年輕時期的朋友不同、但是我想是現在的朋友跟我的Lifestyle合得來的關係吧。平常經常見面的是yasu(Acid Black Cherry)或是DAIGO(BREAKERZ)、還有NEWS的手越(祐也)吧。如果有想要喝酒的話、總而言之就是先連絡他們看看。現在的話、因為大家都已經成名了、所以行程應該也都滿檔、但是幾乎都會來呢(笑)、要是有在當地的話(笑)。因為他們會陪著我、而且也不會有所顧忌的跟我來往呢。如果叫了一個不是很喜歡我的人、還叫他去不熟的地方、應該還是會有所顧忌。所以、他們說不定也還是有點顧忌我吧(笑)、但是對我來說的話是覺得很輕鬆的呢。 


==2012/8/5更新==

就連萬聖節的活動也是、單純就是想要跟他們一起玩樂的企劃呢。但是、那個活動現在已經變得非常的盛大了呢。總覺得好像差不多會在哪裡發現被其他人抄襲的感覺(笑)、成長到這樣的程度了。因為那些來參與這個活動的大家、都非常拼命的演出、沒可能不盛大的呢。在萬聖節的活動之中、就是有這種程度的力量呢。如果換成是一般的活動的話、雖然只要演唱像平常一樣的歌曲、或是平常一樣的打扮就可以成立了、但是因為飯們也希望能夠看到他們有別於平常的打扮、所以才會也很努力地裝扮過後、又特地來參加。我想大家來參加前的準備工作也很辛苦吧、真的是很棒很努力來參加的呢。因為在活動的當天、連我都好希望快點完成準備、自己當觀眾嘛。就是這麼的好玩。

yasu跟DAIGO的成長幅度也是很驚人的呢。一起剛開始的時候、明明還感覺到他們還需要努力成長的感覺、但是現在都各自成長到可以進行劇場規模演唱會的感覺了。看到那樣子的成長幅度之後、就會想”能夠先舉辦這樣的活動真的是太好了吶”這樣。只是單純的、感情好的朋友們、變成超人氣的偶像這樣呢。 

DAIGO他、一直都是像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子呢。對誰來說、都是那樣子。前陣子、讓我嚇一跳的是、連對計程車司機都是一樣的感覺(笑)。然後、他不會說別人的壞話。就算我們聊天的氣氛一直往那種方向轉去、那傢伙也完全不會跟我們一起說呢。與其說他是教育成功、不如說他就是個好孩子呢。yasu呢、最近漸漸變成像是我的經紀人一樣的感覺呢(笑)。像前陣子也是、大家一起去京都玩的時候、大家都喝開了、當我的老師全裸的時候、我想說我也要脫光才行所以就脫了、這時候yasu就說「請你至少下面要穿著」(笑)。於是我才突然回神、回答”說得也是呢”、如果那時候yasu不在的話、我當時應該就會全裸在那邊暴走了。那樣的情況還發生滿多次的。他總是會說「HYDE桑、最好還是不要那樣做比較好吧」之類的。都已經快要變成經紀人了呢(笑)。

相反的、我覺得我很不擅長跟隨他人。雖然我當然是很喜歡前輩們的。舉例來說、對於我很憧景的MORRIE桑、或是kyo桑、PAUL桑等。但是、實在是很不擅長跟隨他人呢(笑)。所以、就算平常找喝酒之類的、也很少去參加呢。因為沒辦法跟他們好好聊得來呢。

如果要提到後輩的話、像是SID的明希都會跟隨我、所以覺得非常地輕鬆呢。Mao則好像跟我是同一個類型的、所以互相都有所顧忌(笑)。因為有這樣子的感覺、所以在年終的時候的”JACK IN THE BOX”之類的活動裡、就覺得好像是”很好的尾牙吶”的感覺。雖然一年只有一次、但是我覺得那是前輩跟後輩能夠一起喝酒的好機會呢。

 

PAL【朋友】完


 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根性貓 的頭像
根性貓

根性貓的漫畫人生

根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