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
 

本翻譯文為個人翻譯,非貼文、若需要轉載請告知一聲、請勿無斷轉載,謝謝。


HYDE【ハイド】
 

在2010年舉辦了VAMPS的"完全秘密LIVE"的活動。以前曾經在巡迴時去過、位在甲府的"KAZOO HALL"的場地、K.A.Z是那裡的本地人、加上名稱也是"KAZOO HALL"的關係、如果還有機會的話、就想要在那邊舉辦。然後、就以秘密的形式、在"VAMPS LIVE 2010 BEAST"的ZEPP巡迴的最後於舞台上發表、不過當時覺得如果以英文的"秘密LIVE"當標題的話、好像有點沒有夢想的感覺呢……。覺得若以日本語的"完全秘密"來當標題、比較有緊張期待的感覺吧、在發表的前一刻臨時變更了、以輕輕帶過的感覺發表了喲。只有發表了日期時間、至於要在哪裡的LIVE HOUSE舉辦則一概不公開、連提示都沒有。我想說不定有帶給其他的LIVE HOUSE一些困擾、因為在LIVE的前2天只有告知了日期跟時間呢。然後、在飯之間就開始引發了各種的臆測。我知道飯們在各個LIVE HOUSE中找尋各式各樣的情報、不過其中居然有飯從"完(KANN)全(ZENN)秘(HI)密(MITU)"的開頭字母"KZH"中猜到了在甲府的"KAZOO HALL"呢。好厲害哦!不是嗎!?(笑)當然、我並沒有想得那麼深、明明只是單純因為"完全秘密"的感覺比較讓人感到興奮期待、但是居然有人可以從那樣推測出來。這感覺很像「達文西密碼」的世界呢。那個、我想大概也是將一些毫無根據的事情結合在一起而已(笑)。因為、光是從"完全秘密"這四個字就發展成那樣了呢。

關於我的本名、有幾件跟剛才那個故事有點像的事情。說到HYDE這個名字呢、是從本名的文字而來的。因為我的本名是寶井秀人(HIDE)、雖然一開始打算要取hide、但是X已經有個HIDE桑了、這樣的話hide的英文讀音是"海豆"、於是就將"i"換成"y"維持原來的讀音這樣呢。當下我完全不知道跟HYDE公園的拼字完全一樣、一想到立刻就決定了呢。甚至還有"說不定這個字是我創造的呢~"的心情。

還有一直以來我都錯過了說出本名的機會、於是在飯們之間也有各種臆測出現呢。我曾經在電台的節目中、開玩笑的說了「我是土(DO)井(I)八(HATI)郎(ROU)【註:ドイ ハチロウ把海豆倒過來唸再加點創意產生的名字】」之後、就演變成飯們之間都會說「是土井八郎耶!」的狀態。雖然我心想、"這個時代、應該沒有人會取名叫八郎了吧"(笑)。

 

==2012/05/04更新==

還有其他也很厲害的例子、我之前曾經住過一個位在和歌山的名叫土入(DOU NIYUU)的地方、把那兩個文字倒過來的話、也可以唸成"入土=HYDE"這樣的呢(笑)。這個很厲害吧!? 如果、我就一直沒有將本名公諸於世的話、100年後要是有人談起我的事情的話、說「hyde之所以會取這個名字、是因為他住的地方叫做"入土"的關係才叫做hyde的哦~」、然後聽的人就會想「原來是這樣吶~」呢。這個hyde的由來、就真的像是「達文西密碼」一樣。甚至連我都有點想過"那就這樣解釋好了"呢(笑)。像是在L'Arc~en~Ciel的hyde是小寫、而在VAMPS中則是大寫這樣的事、我(本人)其實並沒有很講究。因為、我的簽名是hyde呢。好像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就變成這樣了的狀態、到了現在也覺得怎麼樣都可以、我認為只要符合設計去變化就好了。

這麼說來的話、曾經想過在正式出道的時機點只要說出本名就好了。 想要變成像、澤田研二 = Julie 這樣(笑)。可是、回過神來以後、已經出道了(笑)。那個時候、想要避開正式出道的那種大作文章的感覺、一方面也太忙碌了所以等到發現的時候、就已經過正式出道的那段時間了。

從那之後、關於本名的部分、就一直很在意、在前幾年的時候、曾經跟親戚討論過「可以說出本名嗎?」的事情、也得到了允許。因為說出本名這件事、不止是我一個人的事、還關係到親戚。像是不公佈自己的出身地這件事也是一樣、雖然被其他人用輕鬆的口氣問「為什麼要隱瞞呢?」、但是實際上、直到現在為止、我的老家附近都還有一些車子不斷徘徊、或是有人一直盯著住家看、因為是很特別的名字所以也有人調查了之後打電話過來的這些事情。我會想、如果沒有限制這些情報的話、到底會變成怎麼樣呢?。但是、因為最近這樣的情況已經有大幅度的減少了、周圍的人也覺得我被傳言為奇怪的名字有點可憐、在這個時機點就公佈了本名。

 

==2012/05/05更新==

用這個HYDE的名字也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呢。HYDE這個名字、比起本名還要更常被使用、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呢(笑)。雖然是理所當然的。舉例來說、用HYDE這個名字來預約店家的話、不是很奇怪嗎? 所以、我會用本名來預約、只要去過一次之後、店家就會將我定義為「HYDE桑」。所以、當要去第二次的時候、以「我是寶井」預約後、到了店家之後、就會變成「您要是先跟我們知會一聲的話就好了」這種情況、就因為這樣、就變得很難說本名呢。一旦只要見過一次面、已經將HYDE這個名字鎖定成為"hyde"了、變得不知道本名的存在價值了呢。

在私生活之中、一直都打算要使用寶井這個名字、但倒頭來、我終究連哪個範圍算是私生活、都還分不清楚。雖然在我尚未使用HYDE這個名字以前認識的人、會稱呼我為「寶井」、但到了現在、連我私生活之中也大部分都會稱呼我HYDE。公私之間的界線、很難分清楚呢。

對我自身來說、雖然認為自己是音樂家或歌手、但是卻使終不認為自己是藝人。應該是不想要這麼認為、因為在我心裡也存在一部分不想要讓自己的名氣更上升的想法。當在手機之類的地方輸入"はいど"的時候、會自動變換為"hyde"的時候、就能感受到其中的影響力呢。確實在我的心裡面、存在著跟以娛樂為目標的自己相反的自己。也曾經想過、如果搬去其他的國家住的話、是不是可以解決呢? 但是因為還是喜歡日本、所以沒辦法。

在私生活之前也會有混入一般人的時候、但是因為從事這份工作、所以對攝影機很敏感、比起一般人還要更在意攝影機的存在呢。因為很害怕攝影機。所以、還滿清楚像是、"阿、現在攝影機正在拍這邊呢"這樣的事。因為不想要破壞當下的氣氛、所以總是假裝不在意、隱藏著那種害怕。現在的社會上、在手機之類的上面都會有攝影機、根本就不存在沒有拿攝影機的人呢。雖然是很方便、可是已經失去個人隱私了呢。到了現在、已經不能在附近小便或是打架、也不可能做出像是喝醉脫光之類的暴走行為不是嗎? 如果只有想到我自己的話、被怎樣看待是也無所謂、但是由於會造成工作人員或是自己認識的人的困擾。只要存在這樣的想法、就做不出任何有可能會被公開的事情。如果說沒有那樣的事的話、對我來說、覺得說要是能夠看到像以前的電影明星一樣、特立獨行的人的話、會更覺得有趣呢。嘛、說不定我什麼時候會暴走也說不定(笑)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很容易膩呢? 髮型總是常常變來變去的。雖然說也很想要固定住自己的外貌、歌路還有個性。不過一邊這樣想著、也已經不斷變換地過了20年了。至今還沒有達成找出固定的自己的這個目標。事到如今、甚至也覺得、如此愛變化、也許是我的個性也不一定。

 

==2012/05/08更新==

HYDE的這個存在、壓倒性的定義就是藝術家(アーティスト)呢。【註:日文的アーティスト(藝術家)都用於稱呼歌手、ミュージシャン(音樂家)則是單指音樂創作或使用樂器的人;另外芸能人的性質則較偏電視綜藝】我是為了創作事物而生的呢。因為總是在創造著各種事物呢。就算不是創造音樂、也一定在創造其他的事物。如同講究在LIVE中的演出之類的事情一樣、都是因為我認為那些是藝術的關係。肯定不是以身為音樂家的身份在演出、而是以藝術家的身份在演出呢。以這樣的意義來推論的話、我認為自己與其說是音樂家、倒不如說是藝術家。在日本會將歌手稱呼為藝術家、不過我覺得這一點是不對的呢。我認為、將能夠做出具有藝術性的作品的人、稱呼為藝術家、才是正確的。就算那個作品並沒有被定出評價來也一樣。我想稱呼歌手為藝術家是因為方便、但是跟原本的意思不一樣了呢。

在樂團一開始的時候、確實是曾經憧景過音樂家、不過如果一直發展下去的話、若沒有更強一點的講究與堅持的話、就會慢慢地失去自身的本質。如果創作這樣的事情是職場中所允許的話呢。然後、我所在的世界、就是經常被創作的事物所填滿、真的、我認為這個對自己來說正是天職。創作軟體、也創作硬體、只要是有趣的事物、像前陣子還做了巧克力(笑)。只要是想要創造的東西、什麼都可以做得出來。這對我來說、是非常開心的事。像現今可以允許做這樣事情的環境、我想應該對我來說是最棒的呢。

回頭看自己的事情的話、雖然有喜歡的部份、但是也有許多討厭的部分呢。嘛、雖然我覺得只要是人的話、無論誰都是這樣吧。確實在這個世界上、那些曾經發生的事情、已經無法被改變了。但是、今後、若是能夠將自己理想中的未來作為目標而努力的話、那個未來的形象、將可以漸漸改變過去的形象呢。所以、過去的事物雖然無法被改變、但是我認為、意義是可以改變的東西不是嗎? 我覺得、正如同是L'Arc~en~Ciel也是一樣。當跌倒的時候、若只是在原地站起來的話、那麼就只是得到了傷痕呢。但是、要是站起來的同時、可以順便抓起什麼東西、那麼、在那之後可以改變的話、就會想、"正因為有剛才的跌倒、現在、才能夠抓住這個呢"、原本是負面的事就會變得非常正面不是嗎? 所以、只要未來能夠變好的話、那過去的意義也將改變。會想"那時候、還好有跌倒呢"。不過、因為能不能在跌倒的時候抓住什麼、完全是看自己本身、不能夠將全部都歸咎於命運。因此、盡量不要去在意自己討厭的部分、進而在未來去創造許許多多自己認為很帥氣的事情、這也許是我現在的夢想吧。

 

自言自語

take to my self

 

我的事情誰也不了解

你的事情我也不了解 也不想去了解

在誰也不知道的道路

誰也不知道的城市

誰也不知道的明天

一直低著頭走下去的話

也許可以到達那個誰也不知道的某個地方吧…

 

就如同只要稍微停下來就會死亡的鯊魚一樣

為了不要死亡而走著

 

就算回過頭去也看不到足跡

連從何處來的也不知道

 

對著自己自言自語

 

我所說的話全部都是自言自語

不想聽也可以哦

不想了解也可以哦

因為那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

 

HYDE【ハイド】 結束。


THE HYDE! http://instagr.am/p/nsBZR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根性貓 的頭像
根性貓

根性貓的漫畫人生

根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謝謝版大的翻譯^^
  • :)

    根性貓 於 2012/05/09 15:3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