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


本翻譯文為個人翻譯,非貼文、若需要轉載請告知一聲、請勿無斷轉載,謝謝。

 

DEATH【死】

小的時候、對於這件事、完全沒有真實感呢。雖然對死亡的恐懼跟對妖怪的差不多。不過、少年時期曾經有發生過不少、在海裡溺水之類、直接面對死亡的事情。像頸部這邊這個傷也是、那時候、如果沒有人發現的話、我想我已經死了。那個在某個層面來說、可以說是奇蹟嗎? 萬一有什麼絲毫的差距、說不定我就已經不在這邊了呢。舉例來說、我也常想著如果在路口早個幾分鐘、說不定就發生事故了。

小學3年級左右的時候、在海裡溺水的事件、應該是第一次接近死亡交界的瞬間。跟家裡說、要和鄰居的男孩子「去一下游泳池」、要了電車的車錢、實際上是小孩子二個人去了海邊呢。因為在游泳池的下一個車站就是海邊。二個人下了海之後、套著游泳圈、就這樣一直漂、直到漂到防波塊附近呢。因為防波塊會吸引波浪、我們就隨著波浪一直流到那邊。一直到已經非常接近防波塊的地方、就算想要逃、還是一直不斷的被吸過去、然後被海浪拍打的同時、頭就一直撞到防波塊、雖然當下想著”這、滿不妙的耶”、以小孩子的泳技來說實在是沒辦法做什麼。就還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當中、朋友突然大叫「救命阿~」、然後、就看見一個在海邊的男人跳進海裡呢。雖然從那之後就失去了記憶、但是還記得有非常丟臉的感覺。對於那個「救命阿~」呢。但是、如果沒有那個的話、說不定就死了呢。嘛、不管怎麼說當下就是差點淹死了呢。現在想起來、真的是會捏一把冷汗吶。

==2012/4/9更新==

脖子的傷痕呢、則是中學2年級的時候。跟朋友5個人左右一起、騎著腳踏車爬到山上、當爬到最山頂接著要下山的時候、因為爬山的時候太難過了、所以心裡想著"總覺得按煞車的話、就太可惜了呢"、手卻反而按下煞車。接著就完全沒有轉彎、直直地、砰!地撞到了像是組合屋那樣的地方。那時候、因為我是騎在最後面、朋友們都已經先走了、於是就變成只剩我一個被留在那邊的感覺。撞上牆壁的那瞬間之前的事還有印象、但是撞上之後的事就完全不記得了。我想那時應該是滿身是血地倒下去的呢。那邊真的是非常深山裡面、好像沒有人會出現的地方、等我又睜開眼的時候、有一個不認識的老爺爺在道路上大聲地問「沒事吧」。然後、再下一次回復意識時、在路上一邊傷口被壓著一邊走著。之後的事又不記得了、接下來又醒來時、是坐在那個人的車子的副駕駛座。再下一次醒來、已經坐上救護車了、像這樣子記憶是斷斷續續地呢。簡單來說呢、好像是因為那個地方太深山了、救護車沒辦法開進來的樣子、所以那個男人把我帶到救護車可以到的地方。從上了救護車開始後的記憶也一直是斷斷續續的、下次有記憶的是、救護車裡面有一個朋友在、有印象是不知道因為說了什麼、對著那個朋友比了耶。接著就被載到醫院、然後看到看起來很擔心的父母在那兒。然後、接下來就躺在手術台上、手腕被拉住、非常地痛、痛到都醒過來的程度呢。我想大概、是要將折斷的骨頭移回原本的位置。接著最後、醫生在捲我的內褲。"阿、這傢伙、在看我的…呢"(笑)。當然、我想應該是在確認還有其他哪裡也有受傷、但是那個是那時候最後的記憶了呢(笑)。那之後住院2個禮拜。不光是只有脖子有傷口、手腕也複雜性骨折。所以、直到現在左邊的手腕也沒辦法施力呢。

但是呢、雖然像這樣的事多多少少都有發生、那個時候也沒有想過會死掉這樣的事呢。果然是小的時候不會相信自己會死掉的關係吧。這樣子的想法隨著長大、慢慢地變得真實。隨著面對周遭的人的死亡、對著那無法避免的現實、我想就會不自覺地開始思考"自己應該要如何面對呢"。

然後現在、在我自己內心之中、感覺自己跨越了某個到達點呢。從那個瞬間開始、發現那件事後、該說是對死這件事的恐懼感消失了嗎。雖然說、當然也不想感覺到痛、那層意義下也會去看醫生、但也可以說是不論何時死掉也不會感到後悔吧。舉例來說、就算說現在在這邊突然砰!的一聲掉了什麼東西下來而死掉、也不會有任何悔恨這樣的感覺吧。

 

==2012/4/10更新== 

發現像那樣的事情的時候、曾經、有一段時期覺得身體不由自主的想死。好像總覺得看清了這個世界的感覺吧? 有一種、被死神跟著的感覺呢。似乎無關乎自身的意志、彷彿在陽台的另一端有一條看不見的繩子牽引著我的感覺…。那個時候覺得、"自殺這件事、必定是有什麼事情想不通呢"。在2006年「FAITH」的巡迴中、去L.A.時發生的事情。當時、雖然有些許的煩惱、不過也不是那麼樣沉重的事情。不過、當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、就會好像說著「時間是不是差不多到了呢?」的感覺。一個人獨處的時候、總覺得整個人像是快熄滅的感覺、就好像那己經不是自己了、該說是無法好好控制它的感覺、或是它聽不到我的聲音的感覺。然後、好不容易甩甩頭冷靜下來、停下快踏出的腳步的感覺呢。

在平常的生活中、曾經有過、當覺得滿被愛包圍的時候想著「就這樣死去的話也好」的那瞬間、彷彿和宇宙間連繫在一起的感覺哦。總覺得、在接受死亡的那瞬間覺得"阿、什麼阿、宇宙原來是這樣的東西嗎"。順帶一提、我沒有在嗑藥哦(笑)。然後、宇宙間的真理之類的、好像全部都在那瞬間斯地理解了似地感覺。說不定那感覺占了大部分。在那個瞬間裡、覺得

也許、對於活著的執著消失了呢。

 產生了那樣的想法之後、漸漸地就變得對於周遭日常的風景、非常愛惜的感覺。那種感覺、有寫在L'Arc~en~Ciel的「ALONE EN LA VIDA」的歌詞裡、還有在HYDE SOLO的「I CAN FEEL」裡、成為了那時候作詞的核心。

那之後、又過了幾個月、慢慢地感覺到死神放棄了、走遠了。只不過、那種死神的感覺、直到現在都還記得。雖然已經不像當時那麼地真實了、但依然還殘留著像宇宙那樣的感覺。對於活著的這件事、變成了將覺得"隨時死去也無所謂"的自己、再加上"隨時死去也無所謂地活下去"的自己的感覺吧。所以、在寫這本書的同時、也是有著那樣的意思存在呢。或許也可以說是、將遲早要做的事先完成這樣。

==2012/4/11更新== 

還有呢、有件事情從以前開始就一直在意著。名人過世的時候、不是會有人追隨著而去嗎? 我很害怕這樣…。就算是我、總有一天也會死不是嗎? 當然是不可能自己去死、不過不能知道自己會以怎樣的形式死去、如果在那個時候有人追隨著我的話、似乎會覺得無法瞑目。而且也不希望有人一起陪葬。只有這件事真的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做。因為我覺得死就等於無。而且就算死了也見不到我。反過來說、如果真的有那個世界的話、也可以說大家總有一天能夠相見呢。所以、雖然有一些盲目的飯會覺得我不在了、也等於失去了希望、可是我希望他們能夠好好地想想。因為音樂是不會死的。就算我死了、音樂也會繼續地活下去。我真切地覺得呢、音樂永遠存活的這件事、能夠變成那個人的希望。

然後、因為自殺是會連鎖的、也真的希望不要有報導。當一個名人過世的時候、因為報導的影響而造成後續跟著自殺的人變多的這個事情、是眾所皆知的事實。我認為在某種意義來說、也可以算是殺人行為。這個、也是我希望在這邊先說出來的事情。

相反的、活著這件事到底是什麼呢? 我覺得我只是一個人、跟其他的動物一樣、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存在。所以、追朔回到根本、我認為我"就只是活著"而已。只不過、因為人類跟其他的動物比起來、有著超越他們的思考能力、擁有著夢想跟理想、所以行動會與動物不同。簡單說就是可以過著、不單是只有生殖及本能的生活方式、我想這個部分就是身為人類的特別的地方。但是、基本上來說、我還是不相信有神的存在。我想、就算真的有創造者的存在、也不是像宗教形容的那樣子的存在、而是就是單純地創造了這個世界而己吧? 因為我的想法是、不管如何積德、死了之後還是會變成無、所以對我來說、無論是快樂的活著、或是痛苦的活著、結果來說都是無。如果是那樣的話、當然還是快樂的活著比較好、所以就朝著自己的理想、不管受到怎麼樣的挫敗、將失敗當作基石、然後能夠繼續的前進、我想這個想法對我來說就等同於是活著的意義。雖然說用"積德可以上天堂"這樣的思考方式來說、會更容易理解、不過有一點太過於像童話一般不真實的感覺。不過、只要你做讓人家喜歡的事情的話、就會被愛、如果你做了讓人家討厭的事情的話、就不被愛然後會過著寂寞的人生。我想、就是看自己要選擇過怎樣的生活、去迎接最後會成為無的那個死亡了呢。


DEATH【死】結束。


THE HYDE! http://instagr.am/p/nsBZR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根性貓 的頭像
根性貓

根性貓的漫畫人生

根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這篇也太深奧T_T
  • 雖然有一點沉重、不過我想這也是HYDE抱著溫柔的心對飯們訴說的想法哦~
    其實能夠在這輩子和L'Arc~en~Ciel相遇、
    真的已經覺得很幸福了!!
    所以我希望我也能夠過得更好、讓自己更快樂的去過這一生。
    朝自己的夢想與理想努力地邁進!!
    共勉之~

    根性貓 於 2012/04/12 01:17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版大最近比較忙沒時間翻譯嗎? 嗚嗚嗚好期待,但不給你壓力~真不好意思阿.....T___T
  • 哈…最近是有點忙碌、明天開始就會回復正常一天翻一些囉~~
    感謝你們的支持哦^^~也謝謝你們沒有摧我 T___T
    我會努力>w<b

    根性貓 於 2012/04/22 02:09 回覆

  • kena
  • 真的很謝謝你的翻譯! 謝謝你無私的付出!
    翻譯得好棒,就像hyde坐在旁邊對我講話:)
    and繁體字果然比較舒服~
  • 被發現其實我都幻想HYDE坐在旁邊對我講話翻的(喂)
    也謝謝你的支持與回應~^^
    我會努力翻到最後的!!!(握拳)

    根性貓 於 2012/04/30 14:45 回覆

  • B19
  • 在看這篇時總覺得有點難過呢...